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陈小春

李全德点点头,举起手里的小茶杯.说:”这喉底留香的乌龙茶.就象赚钱一般. 只有试得,才能品得,只有品得,才能受用得.周周, 从今天起, 你就要学着去好好赚钱, 赚了钱,你自然也就会喜欢品茶了.”李全德歪过头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问:”你懂么?” 我点点头说:”茶,我是品不来,可我知道这是好东西.”李全德哈哈笑道:”好,果然老金没有看错你.还有些脑子.”说着,他放下手里的茶杯.从怀里掏出纸笔,对我说道:”我这里有一些生意上的帐,要教你算一算.”我赶忙凑过头去说:”是啊,这些方面的事情,那真是要向你多请教的.”我见白轩这样,呆了一下,便明白过来.我苦笑了一下,轻轻捧着白轩的脸,叹道:”不是的…” “什么不是的?”白轩抬起头,轻轻问道.我拉着白轩坐到了床上.抓着她的手,犹豫着说道:”你真的以为李全德这么容易就放过你么? 你真以为他这么容易就相信我了么?”白轩愣了一下,问道:”这是什么意思? 我不明白?”我颤抖着说道:”他…他…让我带你身上一样东西回去.”听了这话,白轩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”他要我的什么? 我的手还是我的脚.”白轩冷冷说道.我咬了咬牙,说道:”不用,只要你一根手指就可以了.”过了会,叶世杰和叶颖从里屋出来了,叶世杰一脸的不耐烦,劈头就问:”你又过来,有啥事情嘛?刚才为啥不讲呢? “叶颖脸上还有一抹酡红,坐到了沙发上,低着头不说话.我摸着脑袋说:”嗯,这个,叶哥,实在不好意思,有些话,刚才不太好讲.”叶世杰拍着沙发说:”你TM有话就快说, 少给我吞吞吐吐的.”叶颖在一边插话道:”世杰,你让周周慢慢讲吧. 他肯定是有事才来找你的.” 我说:”是啊,刚才,成哥在旁边,我可不能说.”叶世杰看着我,奇怪地问:”这事情跟阿成有什么关系?” 这时候,一阵敲门声传来.”叶世杰皱起眉头,嘴里念叨着,”这见了鬼了,又是哪个催命鬼.”我一步跨到门边说:”叶哥我来帮你开门.”一边想:”你怎么知道是催命鬼来了.”凯发陈小春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凯发陈小春

凯发陈小春​‍

过了一会儿, 洪嘉洁突然说:”没问题的周周,你告诉我地址吧.我明天就去找他.”我沉吟了一会儿,说:”不行,我得和你一起去看看,而且不是明天,就是今天,就是今晚.” “为什么这么急?”洪嘉洁奇怪地问.”我听说他随时都准备跑路,万一明天他跑了,你就没有机会了.”洪嘉洁道:”那好,你得让我准备一下,一小时后见.”挂了电话,我松了一口气,暗想:”这个事交给小洪去办,这仇也算是报得名正言顺了.” 一小时后,我同洪嘉洁在逸仙路上见了面.他开了辆面包车来,车上坐着两人.我却都没见过.上了车,洪嘉洁对我介绍道:”这两个都是我的兄弟,身手不错,我看这两人相貌平常,身材也不见魁梧.便面露失望之情,问:”就这两人么? 那家伙可厉害得很,听说从前当过特种兵.”洪嘉洁笑道:”我这两个兄弟,也是部队里呆过的.”10你们究竟找我什么事?”赵可终于走进了门来.望着我说道.他身后的那两人也跟了进来.我望了望那两人,压低对赵可说:”我想和你谈的事情,同李全德有关.”赵可想了想:”回头说道:”你们到门口等着吧,我马上出来.”那两人应了一声,走出门去.赵可把门带上,轻声问我:”你有什么事情要同我讲.”我看了看黄毛,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”我查到,前两天你们这里死的那两个人,其实是李全德做的.” “什么? 李全德?”赵可问道.语气里显然很是不相信.我点点头,拿出怀里的那张光盘,放到了桌上.”这是什么?”赵可问道.黄毛在旁边说:”这就是当时李全德杀金老板时候的录音.你可以自己听听.赵可的双眉都拧到了一起,他望着那张光盘,喃喃自语道:”这…这怎么会…怎么会这样.邵旻微笑着摇着头,凌简暴喝一声:”小心,身子朝左拼命一歪,整个身体连同椅子一起朝着左侧跌了下去,洪嘉洁的重心也被带得向左边歪去…与此同时,乓的一声枪响,洪嘉洁抱着大腿,惨叫着滚倒在地.我怒喝道:”住手…”就在这时,铁门上响起了雨点般的敲击声,通通通…通通通…房间里的空气顿时便象凝固了一般,所有人的动作全停了下来,望向那扇铁门.”开门…快开门…再不来开门我们就砸门了.”外面有人喊话.”是谁?”黄静的头忽然回了过来,狠狠地看着我们:”怎么会有人来这里?”他的目光扫过他那几个手下的脸上,那几人都低下了头,其中一个说道:”不…不会啊…咱们来的时候肯定没有尾巴,也没人看见过我们.” “那他*外面是怎么回事,”黄静恶狠狠地问.”这时候,外面的敲门声忽然停止了.凯发陈小春白轩躺在床上,昏睡了过去.面色象纸一样白,方大夫一边整理着那个大包,一边说道:”她的血已经止了,应该就没事了,最近让她多补充些营养.我留下的药不要忘了给她吃.”我坐在白轩刚才坐着的那个椅子上,疲倦地点了点头… 方大夫走了,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白轩,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,窗外渐渐泛出了青白色的天光… 我呆呆地望着桌上那截纤细的手指,想到正是自己将它从它主人的身体上切下来时, 不由得泛起了一阵恶心…”明天该怎么办?”我慢慢想道…”该给她重新安排人生了,她能够重新开始么?”我看着躺在床上,双眼紧闭的白轩,轻轻问着自己.这时候,我又想起了小微…

凯发陈小春

凯发陈小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出了叶世杰的家门,我暗想:时间已经不多了.我必须要在下星期三之前搞定这个人,不,除了他,还有他的女人.否则的话,留下一个,都会要了我的命.想到这里,我忽然又觉得对叶世杰十分的愧疚,但是一想起黄毛,便又硬下心肠,对自己说,在这个世界上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.而你我之间本无交情,我既不想死,那也只有对不住你了.这一哭,真正是撕心裂肺一般,想起阿强为了我惹下这大祸. 又听我之言躲在此处. 今日终于丧命当场. 恨不得能够代他就此死去. 哭了良久,我低下头来,打开口袋,拿出方才买的那两瓶汾酒,打开盖子.仰头向天,轻声道:”兄弟,今天我便和你干了这瓶.你一路走好.”说完,我将手中的酒都撒在四周草里. 又拿起另一瓶来,对着嘴咕冬咕冬倒下肚去.那酒火辣辣地从嗓门落下去,象一股热线一般进入胃里.喝了几大口,忽然我就被酒呛到了,弯着腰蹲下咳倒在地,眼泪鼻涕一齐都咳了出来.我抚着胃抹了把脸,又将剩余的酒都倒进嘴里.然后啪达一声,把酒瓶扔在地下.渐渐地便感到脸上发烫,意识模糊.踉跄了几步就跌倒在地…凯发陈小春中海躺在病床上,额头包着一圈纱布,闭着眼睛.我叹了口气,轻轻拉了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下...中海忽然睁开眼,咧开嘴对我笑了笑.我对他眨了下眼,说你小子原来没睡着呀. 中海嘿嘿了一下,轻声说,刚才就醒了,还听到你在外面叫呢,啥事情啊? 我苦笑了一下说:"你那个老弟真TM够种,一点伤都没有就把你送进医院来了."中海听了摇摇头,叹了口气说他的事情你就别管了.我听了又开始激动,站起来说:"他是你亲弟弟啊,要不就别出来混,既然出来玩了,哪有这样的.你不觉得丢脸,我还觉得丢脸呢." 中海把头别了过去,一声不响. 我看他这样,便停下不说了.站在那里颇为尴尬,站也不是坐也不是.过了会中海回过头,伸出手拉着我说:"周周你坐啊."声音有些嘶哑,我看他眼睛通红,眼角还有些湿润. 不由得抓住他的手,叹了口气又坐下. 坐定以后,我问中海,是艾历瓦尔他们吧. 中海皱着眉头说,在这里除了他们还会有谁? 我又问:"他们好像是存心来找你的场子,但是你和他们也没多大过节呀,怎么会这样?"中海说:"我也一直想不通,怎么会专门找上我."我哼了一声,说中海你放心,这次的事情兄弟不会放过他们. 听到这里,中海又抓住我的手说:"你要帮忙,我也不见外了,反正我当你是自家兄弟.但是你要等过两天,我养好伤和你一起过去.我要亲自砍了那几个家伙."我站起身,大声说你放心,我们兄弟一起去铲平了他们."

编辑:
返回顶部